浅色野狐

【豪洛】过节-2【NC-17】

前文链接见http://qianseyehu.lofter.com/post/1cf8c498_1151bf37

 

【阿豪你冷静一点】

 

雷洛没想到自己堂堂总华探长也会被人用这种方式逼问,脱力的靠在伍世豪怀里,手被反折到背后。

 

西装裤早已在刚才的混乱中掉到脚踝,底裤卡着腿根,衬衫被揉皱滑落肩头。

 

这确实不像一场情浓意厚的性事,更像是一场狼狈匆忙的强奸。

 

脚步虚浮的雷洛怕摔倒带累阿豪,空出的另一只手赶紧撑住墙面,这个姿势借力后靠等于把已经一塌糊涂的后面往伍世豪身上蹭,连解释都没用直接被人勒住了胸口。

 

【洛哥,不如你先回答我,那次在电影院,你想的是谁】

 

雷洛一时愣住,他不知道阿豪会注意到那场令人难堪的绮梦,从影院回来之后两个人相安无事,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,那句在梦里被反复追问的话雷洛不需要回答,可此刻却不得不回答。

 

雷洛毕竟是要面子,到这种时候也想体体面面坐下来把事情讲清楚。

 

【阿豪,你带的什么汤,是不是已经凉了】

 

伍世豪早已经习惯了雷洛的避实就虚,他问过雷洛很多问题,大到今日香港黑白两道是不是只有他跟雷洛两分天下,小到洛哥埋单前还要不要再添一份糖水,雷洛很少正面回答他,只是笑的恰到好处,轻轻巧巧一语带过。

 

只要我有的,有你一半;

阿豪,你知道我中意吃甜的呀。

 

【枸杞裙边,很补的,我去给你温一下】

 

伍世豪到底是放开了雷洛,今晚的走火起源于雷洛的半推半就,此刻酒醒了,两人的关系又回到原点,就好像每次雷洛节后补过的那一天,是两人比别人多出来的一天,那天没什么特别的,那天过后,一切如常,也没有什么特别。

 

雷洛直到伍世豪转身出门才开始匆忙穿衣服,他知道刚刚那一刻任何一句多余的话都有可能激怒阿豪,可雷洛还是赌了一把,赌阿豪的尊重,赌那份一如既往听话的默契。尽管猪油仔提醒过他很多次,伍世豪对他的尊重是有时限的,这个潮州佬早不是当初那个一无所有,能打又忠心的阿豪了。

 

雷洛没办法上楼拿一套新衣服,他怕打扰到已经睡着的雪儿。只能套着湿的裤子勉强整理好自己,衬衫湿的几乎透明,穿上马甲草草遮挡一下被玩弄到有些红肿的胸口。

 

【阿豪,很晚了】

 

雷洛倚靠在桌边喝汤水,他身上湿了不能坐,就这么跟伍世豪站在客厅大桌旁。沉默许久的雷洛不得不开口,他需要清理一下自己而伍世豪明显没有要走的意思。

 

【洛哥,你的汤喝完了吗】

 

伍世豪手摸上雷洛的小腹,整个人凑得过于近了,雷洛觉得身上有些发汗,要不是一贯的信任,简直疑心伍世豪给他下了药。

 

【那天在电影院,洛哥你也是这么半边身子都要挺起来,我本来以为你发噩梦】

 

雷洛手里的碗被伍世豪拿走放在一边,摸在小腹的手隔着湿透的西裤几乎是直接刺激皮肤,湿凉滑腻让雷洛不得不回忆起那个梦。

 

【你出了很多汗,一直在喘】

伍世豪在雷洛耳边讲话,胡茬刮到耳垂,有点痒。

 

【我就问,洛哥,你怎么了】

雷洛微微侧头躲开贴过来的嘴唇,他应该甩手就走,可他又忍不住想知道伍世豪那天到底看到了什么。

 

【你先开始不说话,很难受的样子,洛哥,你现在是不是也很难受】

 

【阿豪,你别玩了,你到底想干嘛】

 

雷洛摁住伍世豪越来越不规矩的手,不想闹得太难看。

 

【洛哥,你当时也是这么说】

 

伍世豪揉了把雷洛下身,感觉到半硬的勃起,奖励似的亲上雷洛唇角,贴作一处讲话,呼吸都交织在一起。

 

【洛哥你还说】

 

【不要……】

车见http://photo.weibo.com/1790673065/wbphotos/large/mid/4161480322371390/pid/6abb80a9gy1fkdofcji3lj20c83k9whl 

看不见走微博http://weibo.com/1790673065/FpNnO9WUe?ref=home&type=comment#_rnd1507657875358

剪完追龙mv之后突然沉迷……谁能想到工作也能让我爬墙…………1p是城主美貌,2P是风林火山的制作特辑,3p是MV,本来想放第一版,结尾用的是好想见你啊但是=。=被客户爸爸否了,素材没回批……哭泣……今天份的沉迷美色无法自拔……

豪洛 过节(nc17)

雷洛在等过十二点。

 

伍世豪书房有部内线电话,轻易不响,因为那是雷洛打给他用的专线电话。

 

【今日中秋啊】

 

 

【什么急事这么晚打电话】

 

阿晴端了盅汤推门进屋,丝绸睡衣包裹着的躯体挨过来,一家人吃完团圆饭就该是他们俩的二人世界了,可伍世豪迟迟不睡,她只能煲汤做宵夜把自己也送进来。

 

【好香,什么料】

 

【枸杞裙边,你上次还说味道不错】

 

【帮我装一盅,我去洛哥那边一趟】

 

【又是洛哥,你们男人事情谈不完,叫他带嫂子一起来吃饭啊,到时候你们谈你们的,我们打牌,次次都这样,有什么事就不能一早再聊嘛】

 

【好了好了,下次我会跟他讲的】

 

伍世豪的下次一直没来得及兑现,他总是记得那个晚上,雷洛在灯下看他,“我需要你来的时候,你就来。”

 

没人能拒绝雷洛,喝醉的雷洛就更难拒绝了。

 

【洛哥,你喝醉了】

 

【谁说的,你看都过了十二点了】

 

雷洛瘫坐在沙发里抬起腕表给伍世豪看,他回答的词不达意,说话还慢吞吞的,旁边的红酒不过喝了半瓶而已。说来奇怪,在交际场上玲珑八面的雷洛,竟然非常不能喝,而且洁身自好,舞厅去的少之又少。伍世豪跟着肥仔超那阵跑了不少娱乐场所,连颜童爱在哪里唱歌,嫖哪家鸡都摸的八九不离十,可他至今摸不透雷洛,黑白两道通吃的洛哥,到底有什么魅力,能让那帮洋鬼子都俯首帖耳,捧他做总华探长。

 

【为什么喝酒】

 

伍世豪捉住雷洛的腕子压在沙发靠背上,雷洛整个人都是展开,脖子后仰深吸了一口气,眼睛总是失焦,眨巴了两下就闭上了,像是要睡着,嘟囔的话让人贴近了才能听见

【今天我过中秋】

 

【洛哥,以后别这么玩了】

伍世豪终于把答应阿晴的下次说出口,他其实一直不太懂雷洛这莫名奇妙的行为,按理说俩人一起打拼这么多年,说句通家之好也不过分。这种家人团聚的日子,满可以两家聚在一起和和气气吃顿饭,可每次提出来,雷洛从来都是拒绝,开始还顾左右而言他,后来干脆连理由也不提,只是第二天会单独叫伍世豪出来,也没什么正事,就是吃饭。

 

【洛哥啊,你这样搞,情人节要不要也单独给你补一个啊】

【不是情人,不用过这个的】

 

曾经伍世豪也半开玩笑的试探雷洛,可雷洛连笑都没有笑一下,回答的一本正经,说完也只是起身去酒柜开了一瓶酒,喝了两三杯那顿饭就吐了个精光。

 

那时候伍世豪才知道,雷洛真的很不能喝,他过于圆滑,几句话哄的全场开开心心,竟然没有人计较甚至没有发现这位雷大探长一场宴席下来,竟然是滴酒不沾。

 

雷洛好像是真睡着了,半天都没有回答。

 

【阿晴煲了汤,味道不错,你趁热喝醒醒酒,我放桌上了,先走了】

 

【好啊】

 

伍世豪觉得自己袖子被拽住了,一时间没反应过来雷洛说的好到底是指的什么。

 

【以后不这样了】

 

【但是今天不行】

 

【今天你要陪我喝酒】

 

【我今天都没吃什么东西】

 

【好累】

 

【别人过中秋都是吃团圆饭,我就要去拜码头】

 

【半个香港我都跑遍了,可明天还要跑另外半个】

 

【那么多人靠我吃饭,我停不下来的】

 

 

【阿豪,为什么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】

 

【你为什么一点都不守规矩】

 

【阿豪,你这样我很难做】

 

雷洛絮絮叨叨的抱怨,伍世豪从没见过这样的雷洛,可怜兮兮的抓着他的袖子,越攥越紧几乎要把他拉的摔倒过去。

 

【嘘】

伍世豪终于忍不住捂住雷洛的嘴压进沙发里,如同在城寨那次一样想让人冷静下来,那个沾染着血的雷洛,脆弱而神经质,西装领口斑斑点点的血迹像梅花碾落在雪里,凑的近些似乎还能闻到香气。

 

【阿豪】

雷洛的嘴巴被捂住,说话时热气就熨在伍世豪的掌心。那声含糊不清的称呼突然变了味,因为雷洛睁着他那双漂亮的大眼睛,轻轻的,舔了一下。

 

伍世豪手卡住了雷洛的下巴,卡的双腮都凹进去,强硬的只打算确定一下刚才是不是自己的错觉。

【洛哥,你是不是喝多了】

 

雷洛没来得及回答,突然皱眉吐了伍世豪一手。这一天大概是真没吃什么东西,吐的都是酸水,雷洛的西装前襟弄的一塌糊涂,伍世豪的一身衣服也没能幸免。

 

这一吐像是要把肠胃都颠倒出来,抠住伍世豪的裤腿弄的到处都是秽物,等吐完用手背抵着嘴角好像清醒了一些,太过难受眼角都泛水光,伍世豪掏出那条属于雷洛的方巾给人擦了擦嘴,像是哄小孩子一样。

 

【你为什么一直带着他】

 

那次看完电影雷洛急匆匆回家,这条方巾就没有还,伍世豪也闹不清自己是怎么了,洗干净叠好放进随身的口袋里。他一天要见雷洛至少十二个小时,可他总忘记还回去,甚至有的时候还会拿出来当着雷洛的面用。像是某种心照不宣,雷洛会看他一眼,然后微不可查的笑了一下。

 

【洛哥,你的衣服弄脏了】

 

伍世豪一点点仔细的擦干净雷洛的嘴角,拍了拍人的脸颊。

 

【去脱掉弄干净】

车见微博http://wx3.sinaimg.cn/mw1024/6abb80a9gy1fk90kxf6qnj20c82s4did.jpg


图片看不了走微博http://weibo.com/1790673065/FpblXaAI0?from=page_1005051790673065_profile&wvr=6&mod=weibotime&type=comment#_rnd1507309476214

孝棠小甜品NC-17旧文存档

总觉得以前萌孝棠玩了很多肉。。。为什么找不到了_(:з」∠)_lofter没发过。。就存个档吧http://overseas.weico.cc/share/7657088.html?weibo_id=3753361066865250评论里放链接

年下叔受小狼狗实在太萌了!!!而且跟方高也不冲突哈哈哈哈哈(艾迪听了想打人!你们来品品这个封面 @七巨咚 夫人精心制作!多看两眼都觉得自己能做个文艺工作者了!

我是沙发!!!!被辘太这个萌到崩溃了!!!!!!对不起今天没有更新!!!!但是张水那么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可爱!!!!!!

duredhil:

给狐总的 【迷迭香(all张水/主方高)】 配图!!!大家都去看啊!!还有MV呢!!去看看张水有这么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可爱

还有第二段的肉图走小号吧

http://www.lofter.com/blog/duredhilero

迷迭香(all张水/主方高)这章给耀予加点戏

为了过渡到下一场肉可是太费劲了,更半天不到肉我这话唠的毛病改不好了……一般=。=每次更新的时候会统一回复评论……没更新不好意思跟人聊天…………orz
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陈寻对张水的称呼什么样都有,去幼儿园的时候蹬小三轮,张水在前头拉一系在车头的绳子引路,也不知道是遛狗呢还是溜儿子。送到门口别人都是爸妈接送亲亲抱抱的,可陈寻跟张水不一个姓,怎么也论不到一块去。陈寻一着急就爬上张水身上要抱抱,揽着人脖子一如既往的十万个为什么。

【你怎么不叫陈水呢】

【我他妈还陈醋呢,没招你啊,出门就跟哥哥这儿掉脸子】

【可他们都跟爸爸一个姓,你应该改过来】

【对咯~内是亲的,咱俩……哎?我养你这一大胖小子是让你占我便宜啊,下去,怪沉得】

【我不沉,你不能嫌我沉,以后我抱你,我也不会嫌你沉的】

【少来,我这是生活不能自理还是老年痴呆,至于让你抱我,下去下去,一会儿耽误上课了】

【您是陈寻的爸爸嘛】

老师在旁边看半天了,小陈寻跟章鱼精似的,热的张水一脑门子汗。哥俩听声音还挺有默契的一起扭头,一看是漂亮的女老师张水赶紧的把陈寻往下扽,想先把孩子放下。

【哪儿啊,我他哥,这孩子外头捡的,看着怪可怜的自己带带呗,这不一心软养坏了】

【哟,您怪心善的】

【他睡觉打呼噜,做饭特别难吃,洗衣服都是哄着隔壁王大妈帮忙洗的】

【诶你个小兔崽子,哎哟我去!你他妈还踩我脚啊】

陈寻从张水身上跳下来,结结实实瞄准了砸的,不顾张水金鸡独立这么蹦跶,一溜小跑进了园门,末了还对老师交代一句。

【他脾气很不好,你不会喜欢他的】

这一串构陷一气呵成张水都傻了,半天才憋出来一句

【……这孩子太他妈欠揍了】

【哟,您还打人啊】

【……】

 

张水的桃花就这么让人掰折了一二三四五六七八株吧,后来这位媳妇婚前见那几面都跟地下工作接头似的,等尘埃落定告诉陈寻的时候张水格外揣着小心,生怕这位祖宗连砸带闹又给他搅黄了。

【同意了?】

【嗯】

张水看陈寻脸上连个眉头都没皱一下,更觉得哪儿哪儿都别扭

【您这是听明白没有啊】

【我知道】

陈寻看着张水一板一眼回答的很认真

【你说过,小狗都是一公一母在一起,两个公的,是闹着玩的】

张水让话噎得干瞪眼,他想说人跟狗也不能这么搁一块讨论,但是自己提的比喻,这会儿只能硬咽,心里嘀咕陈寻才这么点,怎么就青春叛逆期提前了呢。

陈寻攥住张水的手,跟小蟹钳子似的。

【可是张水,她是跟你一块过,就这一会会儿,我让给她了】

陈寻仰望着张水,虽然有一句话没有说,可他是这么想,也在此刻这么决定了

你要等等我,我会长大的。

 

张水不记得陈寻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经常连名带姓的叫他,明明小时候多可爱,甜甜的叫哥哥,后来大一点挤兑他时就爱叫叔了。是,张水承认,自己那长相是一直冲四张多的德行,可真到这岁数比衬别人还是显得挺年轻啊。你看看老方,多大一老板,趁那别墅跑车,几进的院子,三十出头一褶子不一样跟四十五六差不了多少,这么有钱也没对象,天天使唤他开车不着四六的乱跑。

【老板,到地儿了吧,一多钟头了】

【说让你停了嘛】

【嘿不是您这地址也不说明白咯,上酒吧有往大兴郊区开的吗】

【一直往前走,不要往两边看,杜丘,你看,多么蓝的天啊】

张水一踩刹车停道边,捋一身的鸡皮疙瘩。

【那电影票钱我还您成吗,咱不带这么糟改的】

张水让方长方那故意做作的方言配音激得直冲脑门,他特别后悔跟老方出来看这一场电影,可票是人给买的,说是什么国际电影节特邀的修复版本,一票难求,知道张水从小喜欢看这个,就抢了两张。

【诶挺好,我带陈寻那小兔崽子去见识见识】

【没他的,是我跟你去】

【不了吧】

【今天周五,还是你的工作时间】

【那您周六日也没饶了我啊】

【对,所以,明天,也是你的工作时间】

张水冲着后视镜里方长方的褶子翻了个白眼,资本家都是王八蛋。但是不管怎么说看老电影他还是很兴奋的,那么漂亮的真由美可是他的童年女神呢。

【您吃就吃甭那么大动静啊】

【那你也吃啊】

方长方给旁边嘎吱嘎吱的,爆米花嚼得跟狗咬胶似的,买那么一小桶,巴掌大点那么老贵,俩手伸进去拿就得打架。张水才不上这个当,甜丝丝的哪有红果好吃,吃了老方说不定还要扣钱

张水一场电影看的长吁短叹揪心抹泪的,到了紧张时刻被老方揽住了也没反应过来,人还想攥他的手,没想到动作大了碰洒了那桶谁也没兴趣吃的爆米花

【哎,干嘛呀】

【没事,拿你擦擦手,粘糖了】

 

这个事张水回家特别可乐的跟陈寻学来着。

【你说那方长方多不是东西,拿我当手绢儿呢,他也傻啊,搁我衣服上擦得了黑灯瞎火的内我能逮着他吗】

【你跟他看电影了】

张水一个激灵,这嘴秃噜的忘了陈寻越大越小心眼的事儿了。

【我说要带上你的,那不是里头有内什么的戏,你看不了】

【你不是说这个电影是你小时候看的吗】

【内我能一样啊,我这吃过见过的,再说也没人管我。你才多大点啊,别老闹别扭,小孩都成小老头了】

【是不一样了。】

陈寻攥住了方长方没敢攥住的手

【你小时候没人管,但是现在,有我管你了】

【嗨我怎么就养了你这么个小王八蛋呢】